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所有人物 >> 王世全
王世全:不忘初心的“老实人”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3-08-16 12:23:00    中国青年网

 

西藏高原之宝牦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世全做客中国青年网。中国青年网记者 谢东樱摄

  放着家乡的基层干部不做,他踏着支援边疆的脚步去西藏当兵,一待就是21年;面对有机会留在北京的诱惑,他毫不犹豫守在藏区;舍弃团职干部的待遇,他拿青春赌明天,潇潇洒洒奔向商海;事业发展正盛时,他又重返西藏,只为了给自己的第二故乡一份礼物与回报。每一次选择,都是顺遂本心,随遇而安。所有源起,只因妈妈那句“一定要做老实人”的劝导。

  戴上头衔,王世全是西藏高原之宝牦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回归本真,他自始至终都是那个坚持做好人、做好事、挣好钱的“老实人”。

  老实做人 踏实做事

  1953年,王世全出生于四川省射洪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恰逢全国范围内如火如荼的上山下乡运动。“当时记得非常清楚,毛主席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提到这个,王世全爽朗地笑了,“那个时候叫做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包括我们习总书记,当时也是知识青年嘛。所有的,像北京、上海、天津的这些知识青年都在往云南、西藏、四川的一些农村地区去。那个时代走到边远地区,服务农村是最需要的,这跟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想到北上广是不一样的。”

  王世全说,自己的家本来就在农村,已然是毛主席所说的“可以大有作为”的地方。所以儿时并没有“我将来要去哪儿干什么”的梦想,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踏踏实实做事。“我父亲去世比较早,母亲也没什么文化。她就给我说,‘一定要做老实人’。这句话到现在给我的影响就是做好人、做好事;经商的就是挣好钱,当官的就是做好官。”王世全经常教育自己的员工,一定要做好人、做好事、挣好钱,而且顺序不能颠倒。在王世全眼中,做人是第一重要的。在社会上生存,坚持底线非常重要。“政治上有个底线,经济上也有个底线,我希望我们年轻人也要有个底线。”

  18岁时,王世全便在家乡入了党,被作为农村的基层先进分子朝基层干部的方向培养。后来西藏军区到四川射洪征兵,在留在农村和当兵、支援国防建设之间,王世全选择了当兵。“西藏当兵是很辛苦的,但是为了保家卫国、支援边疆嘛,就去了西藏。当时就想,可能当兵比在农村更好。那个时候人们对军队是很尊重的,都是以当兵为荣耀,当兵回来是很光荣的。”一贯以做老实人、做老实事为准则的王世全,在西藏很容易地找到了自己的选择与归宿。“在西藏那种环境下,我就好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我喂过猪、做过饭、当过服务员,什么苦都能吃,什么事都能干。不管干什么,我都要把这个事情给认认真真做好。就这样一直待了21年。”

  21年当兵路 难忘莫过战友情

  1972年12月,19岁的王世全到西藏军区司令部入伍。刚到西藏时,王世全并没有感到明显的不适应。“当时去西藏过五道梁时,坐的卡车,有一定的高原反应,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得了的,休息一下就过去了。”王世全觉得,只有适应环境,才能改善环境,才能很好的生存。对一个环境适应与否,是跟人的身体承受能力与心理承受能力两方面相关的。其一,身体要能适应各种环境的变化。“这个人啊,在地球上生存,一定要适应各种环境。差的环境、好的环境,你都要学会去适应它。要做到既能适应东北最冷的时候,也能适应广西最热的时候。”

  还有一个是心理承受能力。“如果你把一切苦都当成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和过程,那就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你可以接受任何挑战。这是我们现在年轻人需要的。在北京五星级大酒店,我可以觉得不错。但是到了差的环境,我也照样能适应。不要去埋怨,不要总觉得这个环境我受不了,心理要有一个很大的承受能力。”王世全说,凡是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人,肯定适应环境比较差,成功的可能性也就几乎为零。“要是身体承受能力实在低那没有办法。但是如果你身体好,有理想有抱负,却只能适应好的环境而不能适应坏的环境,那就不行。我们小平同志三起三落,对不对。但是现在我们好多年轻人一碰到困难就跳楼,这不行,你要承受的住。” 

  在西藏21年的部队生涯,给王世全最大的影响就是学习机会的获得。“因为部队是一个大课堂,当时基本上学完了毛泽东选集。马克思主义、资本论啊这些,都浏览了一遍。同时,部队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做事,处理事情、处理问题。”部队赋予王世全的另一笔财富便是给了他很好的历练机会,“在西藏条件比较艰苦,要求也比较严厉。从最艰苦的地方做起,才能达到成功的彼岸。我在部队还养成了一种组织观念:服从纪律、服从领导、服从安排;一切以大局为重。”

  在王世全离开西藏赴广西经商前,最让他留恋的莫过于深厚的战友之情。“同志朋友之间,总是互相帮助互相体贴。晚上班长会给士兵盖被子,排长要去查铺,检验人数;连长也要关心下边,检查生活。真的是比较留恋那种共产主义的生活。”或许是那个时代已经给王世全留下了太深的烙印,每每谈及过去的岁月,他总会拿现在的生活与之前作对比。“现在我们人类之间缺乏信任,另外就是心眼太多。本来是一个正常事,却要用另一种心态去揣摩。”王世全回忆,离开的时候,自是十分留恋同志之间的战友之情。但是一想到要去参与地方的经济建设,就只能舍弃朋友之情,投身到另外一条战线上去。“都是自己选择的,所以还是很适应的。我刚才也说了我们可以适应任何环境,都可以的。”

编辑:刘敏慧 来源:中国青年网
返回首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