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所有人物 >> 周晓芳 >> 延伸阅读
大学生支教遭乡村学校校长冷遇 “错位的尴尬”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3-05-14 13:05:41    中国青年网

 

  “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享受学习,爱上学习,而不是填鸭式地灌输。”山东大学蒲公英支教团的志愿者们一直致力于在支教点开展兴趣课堂。但是,他们的一腔热情却经常遭遇乡村学校校长的冷遇,“校长关心的是文化成绩。”理想与现实的错位,让这些支教的大学生陷入困惑。

  【困惑】支教应该怎么“支”?

  刘雯,山东大学蒲公英支教团秘书长。“支教应该怎么‘支’?”这个问题让她一直感觉迷茫,“是做自己计划做的事,还是配合对接学校、做对方所希望的事?”同样的困惑,也在满怀热情的支教大学生群体中不断出现。“我们希望能通过兴趣课堂让孩子们爱上学习,享受学习,热爱家乡,热爱生活。”现为山大历史文化学院大三学生的刘雯告诉记者,山大蒲公英支教团每次派出八九名团员,每个团员依据个人特长设立兴趣课程,经过专业机构对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的培训后,前往支教点。刘雯说,他们的课程包罗万象,如表演、话剧、美术、音乐等,很受学生欢迎。而根据支教点地区特点,他们也考虑开设性知识课堂。而这些,都是很多乡村小学自身所无法做到的。

  【理想】希望能触动孩子们的心灵

  “我们的很多课程,是触及心灵的。”刘雯告诉记者,她开设过一门叫“为什么”的课程,让每个学生写下自己心中的“为什么”,其中有个小男孩写的是“为什么我学习这么差”。“他特别淘气,坐不住,很难管,但本性不坏,我们就特别注意引导他,鼓励他。”“我还开设过一门课叫‘共读一本书’,大家围坐一圈,读《我等待》的插图绘本,每页一张图一句话,大家一人读一句,读完后画一幅名为‘我等待’的画。”刘雯说,“有个小姑娘画的是‘我等待外出打工的父母’,当时对我们特别触动。”“我们的理念是‘陪伴成长’和‘榜样的力量’,我们和那些学生是平等的,是伙伴。”

  【现实】乡村校长只关注文化成绩

  刘雯大一、大二分别在贵州和甘肃的乡村小学支教,那里的教学环境十分窘迫。拿甘肃那所小学来说,一个学校只有三位老师,其中一位还是校长。老师都是初中毕业,平时基本就只有语文数学课,英语课很少上,有的学生六年级毕业时24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当地校长总是希望支教团能用一个月的时间教会学生英语。”

  由此,就产生了支教点的期望与大学生理想之间的“错位”,这也直接导致,每年蒲公英支教团在联系支教点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些困难。

  刘雯说,与支教队伍对接的小学校长一般分为三类:“一类是校长以为大学生属于‘三支一扶’系列,官方派来的,会殷勤接待;二类是明确要求支教队伍开设语数外,目标就是要提高学生语数外成绩。还有一些支教点是基金会拉到的,他们通常会有一些长期支教志愿者驻扎、半驻扎乡村小学,输入较多的资源给学校。学校能够因此获得媒体关注,校长内心高兴,同意他们的大学生志愿者开展暑期活动。”

  但是,无论选择通过哪种方式支教,绕不过的坎儿都还是那个问题:“每次我跟校长提我们会开展兴趣课堂,他们都毫无兴趣。”这样的现实,让刘雯们苦恼不已:大学生支教,到底该怎么做?“我想我找不到‘支点’了……”刘雯在博客中这样写道。

编辑:刘敏慧 来源:山东商报
返回首页>>>

相关资讯